自然与科学

我们致力于为新西兰的保护和科学作出重大贡献。

我们与环保部开展了合作,正帮助鸟类重回步道,协助在新西兰境内迁移濒危物种,并监测新西兰的海洋保护区。我们与新西兰南极局开展了合作,资助新西兰科学家进行极地研究,从而为气候科学贡献我们的力量。

环保部(DOC)伙伴关系

自然环境是新西兰身份认同的基础,也是我们国家旅游推广的核心。虽然新西兰是全球生物多样性最为丰富和最为多样的地区之一,但我们也是受威胁物种比例最高的地区之一。2012年以来,我们与环保部(DOC)合作,努力保护并改善新西兰的自然环境。我们重点投资于新西兰步道网络周边的生物多样性项目,这也是我们国家旅游业的标志性部分。我们还为濒危物种提供物种转移服务、支持新西兰海洋保护区的监测,并协助DOC推广步道和“海滨宝藏”。

去年,我们将与DOC的伙伴关系延期至了2020年。目前,我们正在与DOC以及iwi合作伙伴Ngāi Tahu、Ngāi Tῡhoe和Manawhenua ki Mohua合作,以支持步道周边的一系列生物多样性项目。2016年,我们协助DOC和Manawhenua ki Mohua在标志性的亚伯塔斯曼国家公园北部的Totaranui岬角及周边布置了新的诱捕网络,以对捕食者进行控制。该项目毗邻DOC最受欢迎的营地之一,每年有超过17,000人前来亚伯塔斯曼步道的Totaranui露营地游玩。我们的合作伙伴关系补充了DOC和其他合作伙伴在公园其他地区进行的害虫防治活动,而且我们希望看到这里的新西兰特有森林鸟类种群能再度兴旺。在过去一年中,项目工作取得了成功,使得DOC和iwi能够放心地投放新西兰特有鸟类,包括在米尔福德步道投放褐鸭以及在路特本步道投放蓝鸭。

得益于新西兰航空公司在推广步道方面的营销技巧和渠道,自建立合作伙伴关系以来,在步道小屋和露营地过夜停留的游客人数已大幅增加了48%。这一增长表明,越来越多的国际游客和新西兰人正在体验和欣赏我们国家公园的自然价值。

珍贵的货物

我们与DOC合作,继续支持将濒危的新西兰特有物种迁移到新西兰境内更加安全的新繁殖栖息地。去年,我们迁移了近500只新西兰特有生物,包括楔齿蜥蝪、食肉鹦鹉、鸮鹦鹉、巨水鸡、褐鸭、蓝鸭和本地壁虎在内12个不同物种。自2012年开始合作以来,已有二千多只动物顺利迁移。

DOC和Bear Grylls之体验自然视频

你即将观看来自YouTube的视频内容。但由于防火墙的原因,视频可能无法播放。

海洋研究

海洋环境是新西兰极其宝贵的一部分,并为新西兰人和游客的所喜爱。它也是我们经济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我们很自豪能资助在DOC管理的海洋保护区内开展的海洋监测和研究,并通过我们的营销渠道推广“海滨宝藏”海洋保护区的体验。据估计,新西兰本地的生物多样性有80%都位于水下海洋环境中,因此DOC的研究将有助于更好地了解海洋保护区的健康状况、新西兰特有物种的栖息地以及土地利用和其他压力对他们造成的影响。合作伙伴关系中还涉及到研究和开发一些物种,如多刺龙虾、小蓝企鹅、珊瑚鱼和毛皮海狮。

南极研究

我们与新西兰南极局和新西兰南极研究所(NZARI)开展了合作,为南极洲的气候研究贡献力量。尽管很少有人会到访南极洲,但这个珍贵而脆弱的生态系统发生的变化会对全球产生深远影响。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认为,了解南极洲发生的变化并将其与世界其他地方发生的变化联系起来至关重要。在我们的支持之下,一个新的为期三年的生态系统项目得以开展。该项目自2016年10月启动,旨在考查气候变化对南极洲生物的影响。该项目的目的还在于确定南极物种和生态系统对环境应力的适应或耐力潜力,如海洋变暖、海洋中的淡水径流增加和海洋酸化,这些都是二氧化碳含量不断升高导致地球巨大变化的指标。

新西兰航空公司环境信托基金

新西兰航空公司环境信托基金的资金来源于顾客的捐赠。近年来,该信托基金支持了一系列项目,其中最为著名的是在霍克斯湾的Mangarara站种植的85,000棵新西兰特有树木以及创建的保护区。对其他生物多样性和保护项目的投资包括:莫图塔普岛的新西兰特有树木苗圃、奥卡里托湿地恢复和领航海滩植被恢复——小蓝企鹅的繁殖地。该信托基金还资助了获得菲奥德兰保护信托基金的“儿童恢复开普勒”项目。

环保合规

除了总部的ISO14001环境管理体系之外,我们还有贯穿整个业务的废物和资源管理计划,以确保符合所有危险物质审批和资源许可。今年我们还修改了环境管理体系(EMS),以满足IATA环境评估计划第一阶段的要求,使我们可以作为航空公司来评估和改进我们的环境管理。在未来两年中,我们将实施该计划的第二阶段,以形成一个广泛涵盖运营、代表航空公司的全球最佳实践且经过认证的E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