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决心成为全球最省油的长途跨海航空运营商,因此我们正在实施一系列举措,以减少运营造成的负面环境影响。

碳管理

我们深知我们运营产生的碳足迹十分显著,但我们也了解到有许多举措可以减少这种负面影响。

我们是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成员,并致力于实现其在燃油效率和碳排放方面设定的目标:

  • 2010年至2020年年均燃油效率提升1.5%
  • 自2020年起实现碳中和增长
  • 到2050年,与2005年的水平相比,净排放量减少50%

我们的机队

我们是于2014年首家将革命性的787-9梦想客机投入运营的航空公司,这款飞机的燃油效率比之前机型高出了20%。加上去年入役的三架全新787-9梦想客机,截至2016年6月,机队中787-9梦想客机总数已达六架。未来五年,我们还将投入大约21亿美元用于购置新客机。截至2016年6月,我们的平均座位权重机队年龄为7.5年,这有利于提高燃油效率。

燃油效率和碳减排计划

我们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提高燃油效率——最为重要的是,我们投资打造了一支现代化机队,并尽可能高效地运营。2016年,我们聘请了一个独立的IATA运营效率团队,对我们的运营进行现场评估,将我们的绩效与碳管理国际最佳实践进行比较,并确定潜在新举措,以减少碳排放和燃油成本。IATA的评估结果表明,与全球航空公司同行确定的节省量相比,我们是世界上最省油的航空公司之一。IATA确定的航空公司平均碳减排量为百分之五。新西兰航空公司的节省量远低于1.46%(相当于每年约3.7万吨的碳排放量)。这一数据表明我们正迈向世界领先的燃油效率提升水平。

2016年,我们启动了一项新的碳减排计划,可以帮助我们进一步实现碳减排。在认识到通过航线优化、定制到达和离港,并加之最少的直接空中交通管制干预可以大幅节省燃油后,我们已与包括民航局和新西兰空管局在内的外部利益相关者进行了协商,以在全行业推行相关举措。新西兰航空公司的高级会员和新西兰空管局将对新计划进行监督,以确保举措顺利实施。

可持续生物燃油

新西兰航空公司于2008年进行了航空业的首次生物燃油试验飞行之一。此次飞行采用了麻风树提炼的第二代生物燃油,证明了使用替代燃油的技术可行性。此次试验飞行还为用于商业航空公司运营的植物生物燃油的后续(ASTM)认证提供了支持数据。在取得早期成功之后,行业活动便开始集中于利用各种原料开发商业上可行且环保的生物燃油供应链。我们会继续发掘本地和国际的机会,以支持并潜在地采购先进的生物燃油。我们还会继续在行业组织中发挥积极作用,如可持续航空生物燃油用户组。我们支持新西兰皇家研究院SCION为新西兰制定的“生物燃料路线图”。

抵消

按照新西兰碳排放交易机制的规定,我们对与国内航空燃油使用产生的碳排放相关的法律义务负有责任,我们也一直履行了相关义务。此外,新西兰航空公司还为顾客提供了机会,可让顾客自愿抵消与其乘坐的新西兰航空公司航班相关的碳排放

运营举措

目前,航空燃油的使用约占我们碳排放量的99.5%。然而,我们也致力于在运营的各个层面上减少对环境的影响。其中包括运输、建筑和废物管理等地面服务所产生的碳排放。

  • 电能:在过去一年中,我们不断减少在新西兰的各个业务运营领域的用电量。得益于此,自2011年以来,我们在新西兰所有地面运营的用电量下降了40%。我们的新西兰电力供应商经过我们的精心选择,其新一代发电组合完全基于可再生能源。此外,在未来一年内,我们还将制定新的用电单耗目标
  • 废物:2016年,我们73%的国内地面废物未经直接填埋处理,超过了原定70%的目标。我们还设定了目标,到2020年实现所有奥克兰地面场所的废物零填埋。2016年的废物回收利用率已达74%。
    在2016年的一系列办公室装修后,我们向遭遇热带气旋“温斯顿”袭击后重建的斐济学校捐赠了1500件二手办公家具,还向新西兰的14个社区团体和非营利组织捐赠了1650件二手办公家具
  • 机上废物:我们正在积极改进国际和国内客机的机上回收计划。在海外机场,我们依靠当地的地勤团队协助处理机上废物。
    今年,我们与总部位于奥克兰的机上餐饮供应商LSG Sky Chefs以及新西兰初级产业部(MPI)合作,为厨房废物制定了新的国际机上废物最小化试点计划。该计划负责对我们航班(包括国际航班)的机上餐饮产品进行识别,如果未使用,可以从废物中分离出来,并由我们的餐饮商将其重新纳入供应链。其中包括未开封和不易腐烂的零食、谷物及密封饮料。在此之前,按照相关生物安全议定书的规定,这些物品就算是未开封且完好无损,也必须进行填埋处理。该计划还提高了国际航班上某些低生物安全风险包装的循环利用率。我们将在未来几年内不断地维护并改善这些回收协议。
    我们还将继续支持奥克兰国际机场针对新西兰入境航班上非食物客舱废物开展的废物最小化项目。该项目由新西兰航空清洁团队和运营交付团队发起,他们看到了将未使用物品重新投入航班使用的机遇。团队与奥克兰国际机场废物管理承包商OCS WasteLine展开了合作,该承包商负责处理客舱废物并挑选分离新西兰航空公司的产品。随着项目的蓬勃发展,如今我们已拥有一支由机组人员代表组成的机上废物和回收团队,他们专注于鼓励机组人员提高意识,并将未使用的物品归位到其分配的存放位置,以免产品被直接送进垃圾填埋场。截至2016年6月底,通过回收不具有生物安全风险的干废物产品,该项目实现了近48%的垃圾填埋转移率
  • 制服:我们发起了针对二手服装的制服回收和再利用计划,防止制服被简单粉碎就送进垃圾填埋场。我们已经向包括“妇女庇护所”和“奥克兰市使命”在内的慈善机构捐赠了无品牌的西装外套、风衣、长裤和美利奴羊毛针织衣物。对于因其成色或因品牌和潜在机场安全风险而无法重复使用的其他大多数服装,我们计划将这些衣服粉碎并制成地毯衬垫。我们估计,我们在新西兰开展的制服再利用和回收计划在2016年已使近7吨材料免于被直接填埋